>
快捷搜索:

亚洲欧洲和拉美社会变革与社会稳固难题学术咨

- 编辑:金沙游戏平台-金沙游戏官方网站 -

亚洲欧洲和拉美社会变革与社会稳固难题学术咨

图片 1

亚非拉社会变革与社会稳定学术咨询会

2013年7月29日至31日,世界历史研究所亚非拉史研究室举行 “亚非拉社会变革与社会稳定”学术咨询会。与会的专家学者,就社会稳定的界定,主要亚非拉国家社会变革的共性与个性,进行了全面和深入的探讨,有力地推进研究工作。 会议由研究室主任毕健康研究员主持。

图片 2

研究室主任毕健康研究员主持会议

图片 3

曾昭耀研究员

曾昭耀研究员首先提出了一个相当尖锐的问题,那就是:拉美国家独立两百年来搞现代化,却至今仍然未完成现代化,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究竟是因为什么?他说,19世纪后期和20世纪,拉美国家兴起了3次经济高潮。然而,这3次高潮都是西方经济发展拉动的结果。墨西哥迪亚斯时期的快速发展,主要是西方资本扩张,需要原材料的产物。20世纪60年代美国开发阳光地带,拉动了墨西哥北部地区的城市化。看来,依附性资本主义是没有出路的。因此,有学者指出,拉美没有民族资产阶级,需要培植拉美的民族资产阶级。当然,著名学者阿明反驳说,培植拉美民族资产阶级是幻想。 至于拉美国家的社会变革与社会稳定问题,所谓的“拉美陷阱”值得关注。世界银行提出“中等收入陷阱”,主要是针对拉美而言,其实就是“拉美陷阱”。他建议以发展问题为核心,论述墨西哥的社会变革与社会稳定问题。

图片 4

汤重南研究员

汤重南研究员说,社会变革与社会稳定研究,离不开价值判断。这就是,是否推动了生产力的提高、社会进步和民众生活的改善?专制下稳定,比如日本走向法西斯后相当稳定,这样的稳定未必是人类应当追求的社会秩序。相反,民主化不一定造成不稳定。 具体到日本,他认为明治维新是近代以来日本最重大的变革。日本的对外侵略与扩张,与日本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稳定密切相关。与此同时,日本的传统有利于维持社会稳定。

图片 5

宋城有教授

宋成有教授就战后日本社会稳定问题,发表一些独到的见解,提出了一些可行的写作建议。他说,日本政党政治是我们考察日本社会稳定的重要视角,也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日本的政治腐败问题,根子还是在政党政治上。美国对日本的政治和经济均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这是探讨战后日本社会稳定问题的第二个层次。日本传统文化,是我们认识日本的社会稳定问题的第三个层次。这是一个有趣而又有益的话题。他还提出,文章要层次丰富,生动有趣。

图片 6

王洪生教授

王红生教授说,“变”与“常”是任何社会面临的一对矛盾,是人类社会的永恒主题。当下的主流史观,无论马克思主义史观还是非马克思主义史观,都是进步史观。而印度人却与众不同,秉持循环史观。太阳东升西落,凡人生老病死,一切皆循环,印度人看重来世。这种循环史观,对印度历史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这就是,四次重要变革(1857年起义,1947年印巴分治,1975—1977年实施紧急状态和1990年代的改革)均未打破印度社会渐变过程,始终坚持走折中、调和的发展道路。 印度何以保持社会稳定?对印度传统文化,不能一概否定。比如,种姓制度就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起到稳定社会的作用。此外,印度人很自信,很自傲。

图片 7

王林聪研究员

王林聪研究员首先提出一个问题,即中东何以成为社会动荡的“典型”? 近代以来的中东伊斯兰教世界更加衰落,这是中东动荡的主要背景。另一方面,中东伊斯兰教国家缺少一个轴心国家,而且中东在地缘政治和世界能源版图上又占有独特地位,因而成为大国角逐的舞台,加剧了中东的动荡。 他说,研究中东社会稳定问题,看来绕不开“中东社会是什么样的社会?”这个问题。概而言之,中东社会是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过渡的转型中的社会,具有浓厚的前资本主义因素,如部落力量,具有多元、多样和混杂的特点。中东的教俗冲突,仍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当前中东国家人口年轻化程度高。 毕健康研究员说,仍在恶化的中东乱局,要求我们从学术上做出有力的回答,虽然这是一个有难度的理论和现实问题。毫无疑问,中东伊斯兰教国家没有解决国家与宗教的关系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就会爆发严重的社会政治对抗;国家的发展方向就不能解决,发展战略就无从谈起;经济难以有起色,民生日艰,又反过来造成社会和政治问题。此其一。 其二,需要从生产力发展和生产关系的调整高度,审视中东的社会变革与社会稳定问题。生产力发展是基础,是社会安宁和政治稳定的前提。单是经济增长,未必导致社会安宁和政治稳定,正如许多发展中国家所经历的那样。因此,重视民生问题,使社会各主要力量及其利益保持大致均衡,有利于促进社会公正,维持社会稳定。 其三,外部干预是造成中东动荡的主要原因之一。

图片 8

张经纬研究员

图片 9

张跃斌副研究员

图片 10

王文仙研究员

张经纬研究员、张跃斌副研究员、王文仙副研究员和金兴礼博士,就相关问题发表了各自的见解,并且就研究中遇到的学术疑难问题,向与会的专家反复请教,深入探讨。 毕健康在会议总结时,就一些具有共性的问题,谈了自己的想法。他说,社会变革是常态,是过程。或者干脆说,社会变革就是现代化进程。相反,社会稳定却不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在社会陷入动荡时才发现维持社会稳定并非易事。 稳定,就是事物处于均衡的一种状态。稳定,就是量变,而非质变。 社会稳定,就是在基本政治制度保持不变的前提下局部、渐进式改革和调整的过程。 各种社会力量和社会利益的基本平衡,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基础。 社会稳定是社会正常有序运行的基础,改革、发展的前提。没有稳定,一切无从谈起,发展也就无从谈起。同时,社会稳定是发展和进步中的稳定,不是僵化的、高压下的一团死水的稳定。否则,就可能是火山口上的稳定,随时可能陷入动荡的泥塘。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如果基本政治制度保持不变,没有出现危及全局的严重动乱或暴力反抗活动,那么,就保持了政治稳定。思考、研究社会稳定问题,主要从生产力发展和生产关系的调整入手,着力探讨利益分配和民生问题。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努力总结经验,汲取教训。 毕健康最后说,咨询会开得很好。参加会议的咨询专家都是成就斐然的大学者,他们贡献出自己的智慧,让与会者深受启发。他们追求真理的勇气与奉献精神,令人感动。亚非拉研究室的各位同仁都是有比较雄厚的学术积累的学者,他们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工作,在会议上展现出良好的精神风貌。他对各位专家和同仁,表示衷心的感谢!

(亚非拉室 毕健康供稿)

本文由帝国与征服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亚洲欧洲和拉美社会变革与社会稳固难题学术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