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华黎明大使谈伊朗问题和中伊关系

- 编辑:金沙游戏平台-金沙游戏官方网站 -

华黎明大使谈伊朗问题和中伊关系

图片 1

原中国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先生

图片 2

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世界历史研究所亚非拉史研究室主任毕健康研究员

图片 3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界历史研究所原所长廖学盛研究员

图片 4

与会专家

2013年7月22日,我国资深外交官、原中国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先生,应邀到世界历史研究所作报告。报告的题目是“伊朗问题和中伊关系”。 华大使在报告中首先指出,伊朗具有独特的地缘政治和战略地位。 他说,伊朗是联结南亚次大陆、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桥梁,又是沟通波斯湾、印度洋与里海、高加索及中亚地区的战略枢纽。伊朗控制着波斯湾北岸全部长达990公里的海岸线,以及霍尔木兹海峡以东480公里的阿拉伯海的海岸线,是中亚各国通向印度洋的唯一陆路通道,具有不可替代的地缘政治地位。伊朗是世界上唯一横跨里海和波斯湾两大油气富集区的国家,油气资源丰富,在世界能源版图上占有特殊地位。 伊朗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波斯人早在2500年前曾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超级大国,伊朗也是世界上少有的国土、版图、语言和文化2500年连续不断的国家。波斯文明对中国文化影响巨大,在所有外来文化中仅次于印度。 伊朗是中东地区唯一挑战美国霸权的地区大国。由于掌握了核技术和弹道导弹技术,加上其对伊拉克和阿富汗具有掌控能力,对叙利亚、真主党和哈马斯及阿拉伯心脏地带的影响力,使伊朗问题几乎涉及美国的“核心利益”。 伊朗是什叶派国家,建立了独一无二的政教合一的神权政权模式,具有强大的组织和动员能力。与此同时,伊朗构建了“美式”三权分立的半民主制度。 华大使深入分析了三对相互关联的双边关系——美伊关系、中伊关系和中美关系。 他说,伊朗核问题的核心是美伊敌对。美国动员国际社会对伊朗施压,终极目标是改变伊朗现政权。但是,中国与伊朗关系友好。1979年伊朗政权更迭后,伊朗问题常常是中美关系中的一个重要议题,美国因素已成为中伊关系中的一个重要障碍。一个独立、反美的伊朗是美国的心腹之患,有利于制衡美国的全球霸权。中国作为独立自主的发展中国家,在伊朗具有重大的经济利益,不可能和美国一道与伊朗为敌。中国不参加美伊之间的零和游戏,不能陷入美伊敌对的漩涡,又必须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这考验中国的外交智慧。加强中伊关系,就是增添我国对美的话语权。因此,伊朗不是中国外交的包袱,伊朗可以成为中国维护自己战略利益的重要平衡器。 关于中东变局对伊朗的影响,华大使谈了自己的观点。 随着美国发动的两场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失败及2011年阿拉伯变局的发生,美国对中东的主导权已经式微。而伊朗则在此过程中发展了核力量,影响力渗透到阿拉伯腹地地区,成为这些历史事件的赢家,可以说是“被崛起的国家”。伊朗势将走到中东舞台的中心,叙利亚问题、伊拉克问题、阿富汗问题,乃至巴以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伊朗的参与。美国要顺利实施战略东移,必须解决伊朗问题,要么改变伊朗现政权,要么改善与伊朗关系。如果是后者,中东地缘政治将发生历史性改变。 华黎明大使是我国第一批学习和通晓波斯语的高级外交人材,曾担任周恩来总理等第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波斯文翻译。1977年至1983年作为外交官常驻伊朗,亲身经历了1978—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1991年至1995年重返伊朗,担任中国驻伊朗大使。他对伊朗问题和中东问题有着亲身体验和长期的观察、思考,对中伊关系和世界格局有深入的研究和独到的见解。 华大使历任中国驻伊朗大使、驻阿联酋大使、驻荷兰大使,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中国联合国协会常务理事,不仅外交实践经验丰富,而且具有深厚的理论素养。他的报告见解深刻,分析透彻,引人入胜。在互动环节,华大使与我所研究人员进行了热烈而深入的交流。 世界历史研究所伊朗小组举办本次报告会。伊朗小组召集人、世界历史研究所亚非拉史研究室主任毕健康研究员主持报告会。伊朗小组所内成员、所内部分资深学者参加报告会。 出席报告会的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界历史研究所原所长廖学盛研究员,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

(亚非拉室姚惠娜整理、供稿)

本文由帝国与征服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华黎明大使谈伊朗问题和中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