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陶顿大决战:中世纪英格兰的最大规模内战

- 编辑:金沙游戏平台-金沙游戏官方网站 -

陶顿大决战:中世纪英格兰的最大规模内战

原标题:陶顿大决战:中世纪英格兰的最大规模内战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两个家族的差距?

图片 1

1461年,初出茅庐的约克公爵爱德华在达莫蒂默十字之战中,完胜了兰卡斯特家族的偏师。但后者的优势依然十分明显。因为约克家族的部队仍旧分隔两地,并在整体数量上处于劣势。只是双方都已经认识到,决战的时刻即将来临。

兵临旧战场

图片 2

达莫蒂默十字战役的胜利 让约克家族看到了希望

这年的2月10日,爱德华获胜的消息便传到了伦敦。受到此战的鼓舞,困守城中的沃里克伯爵决心出城拦阻王后玛格丽特的军队。一些原先还鼠首两端的观望者,在确定约克军队获胜后,开始投效到沃里克麾下。

此时,玛格丽特带领的兰开斯特部队,正在英格兰中部地区一路肆虐。由于苏格兰人只答应支援部队却不承担军费,手头紧的王后就允许他们在特伦特河以南地区进行无限制抢劫。该河以南的大部分人都支持约克家族,而在河的北面才是兰开斯特的传统势力范围。很快,军队里的其他雇佣军兵与威尔士人也加入了抢劫队伍。结果在兰开斯特人行军的路线附近,出现了30英里长的废墟地带。

图片 3

以法兰西血统自居的玛格丽特并不在意英国农民的死活

一直以法兰西血统自居的玛格丽特王后,并不在意农民的死活。但是这种行为也让她的声誉降到了最低。

沃里克在12日组织了一支军队,向北前去阻击玛格丽特。虽然担心自己寡不敌众,但他还是有信心但是挡住这头法国母狼,坚持到爱德华赶来为止。他的军队其实并没有完成集结,仅有10000人马,但包括了不少炮兵。伯爵还把精神失常的亨利六世也带在身边,以便在需要的时候威慑众人。一行人最终抵达了玫瑰战争爆发的旧战场--圣阿尔班斯镇。

2月14日这天,玛格丽特军从一个流浪汉那里得知,沃里克的军队已经抵达了圣阿尔班斯,并且随军带着亨利六世。她决定在这个富有纪念意义的地方,给她的老对手狠狠的来一记重击。

图片 4

双方最终又回到了玫瑰战争爆发的旧战场

约克军队在抵达圣阿尔班斯后,就着手开始准备防御。10000人的部队,大部分捏在沃里克自己手里,并在圣阿尔班斯的北面建立了主防御阵地。在罗马时代就使用的南北走向住干道----沃特大道两侧,他们挖掘了壕沟、布置拒马和构筑车堡。不仅架上了火炮,更从伦敦带来了不少单兵用的手炮来,以便尽可能的减少人数差距给自己带来的劣势。

沃里克目前只知道兰开斯特的军队数量更多,但对具体数目和攻击的方向都心里没底。他推测兰开斯特军队最有可能直接顺着罗马大道南下。所以在主力阵地之前还布置了一支前卫部队,由诺福克公爵率领,主要防御北面这个方向。在诺福克公爵的阵线的更北面,是一个名叫邓斯泰的小镇,镇上的居民都站在约克家族一边。这三条线的预警和防御力量,让沃里克觉得比较安心。

不过在他的阵地身后,还有一个分叉口,连接着一条通向西北方向的小路。为了预防兰开斯特军队从这里进攻,沃里克派出自己的兄弟约翰.内维尔带领一支部队组成后卫,防御这个路口。圣阿尔班斯镇上也驻扎了一小支部队进行防御。

图片 5

沃里克的防御计划 最终被对手完全破解

法兰西母狼发威

图片 6

玛格丽特一直在沃里克身边安插了间谍

这样的布置可谓面面俱到,但却因为一个叛徒的出卖而完全暴露在敌方眼中。内维尔家族的管家亨利爵士,在韦克菲尔德战役中被俘。他由于选择投诚而没有被杀。兰开斯特家族以肯特郡公爵的爵位收买了他,让其在被放回后给玛格丽特传递情报。因而玛格丽特现在对沃里克的部署是了如指掌。

王后决定采用迂回战术发起突袭,同时声东击西的加以掩护。对于一个从未接受军事训练的女人来说,第一次统领就有如此发挥也算是难能可贵。为了更好的迷沃里克,她让缺少工钱的苏格兰人,继续洗劫周围的乡村地区,以便造成兰开斯特军队还停留在原地的假象。其余的人马则养精蓄锐,而后在16日突然开拔,以强行军速度冲向了邓斯泰镇。

图片 7

兰卡斯特军大部分都迂回到了约克人的背后

邓斯泰镇没有沃里克的军队驻守,但当地居民发现兰开斯特军队人到来后,还是勇敢的进行了抵抗。但进攻者很快就把200名坚持抵抗的当地人杀死。由于是夜间突袭,还下着大雨,南面的约克人对此是毫不知情。

接着,兰开斯特部队又强行军12英里,绕过了约克军队的三条防线。由西南方向渡过流经圣阿尔班斯镇的威尔河。随后再绕到镇子的南面,从附近小山上的圣米歇尔修道院,杀入了圣阿尔班斯。

结果,在镇上的圣乔治大街,兰开斯特先头部队遭遇了躲在屋子内避雨的约克守军猛击。守军从窗户向外射箭,依托建筑物将对手赶出了镇子。兰开斯特军队马上调转方向,利用镇上守军全部调往北面的机会,绕到无人防御的小镇南面,再次杀入圣阿尔班斯。

图片 8

悄悄潜入圣阿尔班斯镇的兰开斯特人

最后,双方展开逐屋争夺。数量占巨大优势的进攻者,在第二天上午10点,控制了整个圣阿尔班斯。更为重要的是,亨利六世在一间屋子内被人发现。兰开斯特人再次夺回了他们的国王!士气大振的士兵,很快从南面攻击了约克军队的后卫部队。

指挥约克后卫部队的约翰.内维尔,匆忙重组了他的防线。将原本防御西北方向的部队,全部调往罗马大道两侧。大雨带来的潮湿,让约克军队手里的火药严重受潮。他们赖以防御阵线的火器,已经无法正常的使用。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也让内维尔的士兵们倍受打击。面对兰开斯特人的猛攻,后卫部队在临时的简易阵地上坚守了一个下午。

然而,来自肯特郡的部队,在亨利爵士带领下叛逃至兰开斯特一边。约克人的后卫部队顿时土崩瓦解。

图片 9

第二次圣阿尔班斯之战的进程图

17日的傍晚,天又开始下雨,同时还伴随着强劲的大风。兰开斯特军队从南面杀来,直取沃里克和诺福克两人的部队。损兵折将的约克人,依然无法使用他们手头的大炮和火枪,士气跌到了谷底。

天黑后,沃里克和自己的兄弟约翰,以及诺福克公爵一起收拢残存的4000人马,趁着夜色,向西奔逃。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去和爱德华会和。他们在第二次圣阿尔班斯战役中的惨败,再次将约克家族逼到了悬崖边上。玛格丽特的军队在混战中死伤2000多人,却让4000敌军付出了代价。作为一个外来的媳妇,她已经成为了兰开斯特家族一边,无可争议的领袖。约克人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同样成为领袖不久的爱德华了。

图片 10

沃里克的失败 让形式再度发生恶化

准备决战

图片 11

由于害怕兰开斯特人的暴行 伦敦拒绝给王后开门

幸运的是,玛格丽特却没有直接南下伦敦。她带着部队北上返回了之前打下的邓斯泰。一方面下令收拢四处洗劫的部队,一方面向首都伦敦派出的使节。要求议会和当地的指挥官打开城门,迎接她和国王的到来。

不久,兰开斯特军队再次开始南下。不过玛格丽特并不想太刺激伦敦城里的各种派系,整支军队就在没有遭遇任何抵抗的情况下,缓缓前进。在9天里只走了20英里。王后希望以此威慑还在伦敦的约克党人,流出足够的时间给他们选择投降或者逃跑。结果出乎她的意料,议会与地方官依然抵制兰开斯特家族的军队,拒绝为国王开门。玛格丽特手里的这支军队,由于劣迹斑斑而被拒之门外。

图片 12

爱德华抢在玛格丽特之前 进入了伦敦

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约克军队飞快的从威尔士方向赶来,在上次战败后的第12天就抵达伦敦。玛格丽特得到消息,才后悔莫及。兰开斯特人曾尝试进攻伦敦,但当他们看到守军严密防御后,选择了放弃。玛格丽特只能带着军队再次北上。她决定召集一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兰开斯特家族部队,来彻底摧毁约克家族与议会的势力。

伦敦城内的约克人也没有闲着。过去对于老公爵理查德提出王位要求反应冷淡的沃里克伯爵此,时正在议会中奔走,以期望更多人能够公爵爱德华成为国王。为了安抚那些自觉良心不安的人,爱德华表示将会对亨利六世进行特赦。于是在3月4日,这位才继承公爵爵位一个月的年轻人,又在议会支持下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临时登基仪式,成为了新的爱德华四世。英国历史上的约克王朝,也就在这样的混论局面中开始。

图片 13

成为国王后 爱德华的旗帜也发生了变化

当然,所有人都清楚,北方的兰开斯特家族绝不会轻易屈服,一场大战很快就要来临。爱德华四世和沃里克在之后的十多天里,尽可能的补充军备与粮秣。伦敦的国库、议会的财政支持、城内的储备物资、富庶的英格兰南部工商业团体以及繁荣的对欧洲大陆贸易,都让约克军队在后勤补给方面超过了对手。这个优势在之后的战役中,将会成为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

那些被派驻在伦敦的盔甲制造商和他们的代理人,也因为战争的持续不断而闷声发大财。玫瑰战争自爆发以来,战役规模则在日渐扩大。这让骑士甚至普通士兵对于盔甲的需求,都远远大于和平年代。而质量最好、最时髦的米兰式板甲,已经供不应求。机智的意大利商人,在海对岸的弗兰德斯开设了大量新的甲胄制造场。以便将更多高质量板甲,更快的倾销至英格兰。这些新式板甲因为在形制上与早先的米兰式板甲有明显的不同,因而被称为“哥特式板甲”。

现在,无论是约克人还是兰开斯特那边,都在尽全力添置哥特式板甲。相比之下,坐拥伦敦的约克家族因商人阶层的支持,比对手更容易得到更多的优质装备。

图片 14

玫瑰战争让传统的米兰式板甲出现脱销

绝命追击

图片 15

成为国王后的爱德华 依然需要亲自带兵

3月19日,完成休整的约克军队在爱德华及得力干将沃里克的率领下,离开伦敦。临行前,新国王再次下令特赦部分兰开斯特家族的追随者,以此来瓦解对手的阵营。情报显示,玛格丽特正在逃往约克郡的路上,沿途不断有兵员加入她的军队。此外,更有数目庞大的兰开斯特家族追随者,从西面和北面赶到她的位置集中。

爱德华一面火速追击,一面也向约克家族一边的各势力下达了动员令,要求他们集中手里的军队来与他汇合。之后的日子里,约克军队兵分三路前进。主力部队由爱德华自己亲自率领,沿着去往约克郡的大道前进。沃里克伯爵的叔叔富康伯格,带领的一支部队,在半路上加入了他的队伍。他是一位参加过英法百年战争的老兵,经验丰富。沃里克自己则率领一支部队在爱德华主力部队的西面,穿越整个英格兰中部,沿途搜罗他们的支持者加入。诺福克公爵则在主力部队的东面行军,公爵本人也在沿途征集支持者加入军队。

图片 16

约克家族的部队分三路北上

3月28日,约克人的先头部队抵达了亚耳河。他们发现渡口的桥梁,已经被兰开斯特军队破坏。当约克士兵动手修复桥梁时,由克利福德率领的500名兰开斯特后卫部队,突然从附近杀出,将大吃一惊的对手赶回了对岸。随后赶到的约克爱德华,下令主力军发起渡河攻击。对面的兰开斯特人数虽少,却占据着已经被修复的桥梁。在这个狭窄的空间内,数目再多的约克人也只能分批过来,遭到克利福德部队的迎头痛击。

爱德华于是让富康伯格带着自己的部队,和骑兵一起绕道进攻。后者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可以涉水渡河的浅滩。兰开斯特一边已经在此派驻了防御兵力,但他们没有料到约克军队那么快就发现了这里。在守军还没有开始还击之前,约克人的包抄部队就冲过了河。他们汇同在桥梁附近的友军一起,夹击克利福德的部队。混战中,一支箭射穿了克利福德的喉咙。失去指挥官的兰开斯特守军四处奔逃,最后被渡河追击的约克军全部杀死。

于是,爱德华率军渡过了亚耳河,在舍尔本村附近建立了营地。兰开斯特军队则在2英里之外的陶顿村北部扎营。约克郡已经近在咫尺,他们再也跑不动了。

图片 17

陶顿的决战 将成为玫瑰战争的转折点

雪原战场

图片 18

朝着战场前进的约克军队

1461年3月29日,决定英格兰命运的时刻,终于到来。双方几乎是同时出动,朝着对手的营地前进。

兰开斯特王朝一边的总指挥,的是年轻的萨默塞特公爵。他的部队经过了沿途的搜罗和四处的征集,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中世纪的编年史作者曾认为兰开斯特家军有着超过20万人以上的规模。当代的学者则告诉我们,公爵的军队最多只有35000人。不过这个数目已经足够对约克人取得数量上的优势。

同样,虽然中世纪的作者也一度相信约克军队在陶顿附近有20万军队,当代学却早已将这个数字不停的缩水到了30000人。

图片 19

普通英格兰士兵的武器 除了长弓还有各种近战武器可选择

尽管被后世研究者们不断大幅缩水,双方总计超过70000人的兵力,依然让这次战役成为了英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内战。全英格兰五分之三的贵族,在当天出现在了陶顿的战场上。经过几年的对抗,两个阵营早就想一决高下。两边的主要将领,都在玫瑰战争中失去了自己的至亲。被点燃的仇恨,即将化为了燎原大火。

上午9点,英国本土诡异多变的天气开始发作,漫天大雪伴随着强风肆虐整个战场。飞扬的雪花,很快形成厚厚的积雪,使得双方的视线都变得模糊不堪。在白色的天与地之间,尽是密密麻麻的士兵,在凛冽的寒风中直打哆嗦。

图片 20

充足的兵力 让双方都将军队部署成2-3线

萨默塞特率领兰开斯特主力部队,位于全军的中央阵线。右翼部队由诺森伯兰郡亨利.珀西指挥,他同样和约克家族有着杀父之仇。在左翼,指挥官是艾克塞斯公爵亨利.霍兰德,他的家族一直是兰开斯特阵营的死忠。整个兰开斯特大军背靠着身后的山坡,同时利用两侧隆起的山地作为侧翼屏障。每个分队身后都部署有一支预备队,全军的最后面还有一支总预备队。萨默塞特还派出了一支骑兵部队,埋伏在了右翼远方的山地林间。指挥这支骑兵部队的是鲁斯领主,他曾经在杀死老约克公爵的战斗中指挥骑兵突袭。

对面的约克军则处于缺兵少将的状态。不仅因为他们可以动员的力量少于兰开斯特家族,还因为在东部征兵的诺福克公爵,至今仍在赶来参战的路上。他手里的5000军队,爱德华现在是用不上了。

图片 21

兰卡斯特人希望用兵力优势与侧翼袭击 击垮约克军队

25000名约克士兵,只能背靠南面的山地,拉长阵线,与对面的敌军保持一致。尽管在部队的纵深上不如兰开斯特军规,还是在第一线的身后都部署了预备队。爱德华亲自指挥着中路的主力。足智多谋的沃里克伯爵指挥着左翼。身经百战见得多的富康伯格,负责指挥约克军的右翼,进攻将首先有他指挥的分队进行。

两支军队在大雪中逐渐靠近,形式对于约克一方来说却是稍稍有利。因为强风主要从南面吹向北方,他们正好处于顺风位置。富康伯格首先展开了试探性攻击,下令弓箭手部队前出。在通常作战的射程外,先释放一轮弓箭。结果弓箭借着劲风,直接落入了兰开斯特人的队列。被大风暴雪吹的睁不开眼的兰开斯特军,在一片杂乱无序中射出了自己手里的箭。接着,恐惧感从左翼蔓延到了全军,其他分队也跟着不明就里的开始射击。

图片 22

处于顺风位置的约克军队

然而和约克人的重型箭矢相比,财力不足却又要短期内大力扩军的兰开斯特人,给弓箭手装备的都是轻型箭矢。在逆风情况下,由于自身重量不足,射程大受影响,这些箭都落在了50码之内的地上。富康伯格已经让自己的弓箭手退回原先的位置。约克全军都没有继续射击,静静地目睹对手的箭矢,白白浪费在雪地上。随着时间的持续,大雪有所缓和,兰开斯特弓箭手的箭矢却也消耗殆尽。

图片 23

处于逆风位置 连对手都看不清的兰开斯特军队

富康伯格看准时机,下令约克右翼部队再次展开攻击。全队稳步上前,弓箭手在进入射程后张弓射击。从他的分队开始,约克军队整条战线从右到左依次前进。他们对面的兰开斯特部队,无论是哪个部分,都因为没有箭矢而成为了站在的活靶子。在约克人的长弓射杀下,伤亡惨重。当约克人的箭矢逐渐耗尽,他们已经前进到了距离兰开斯特战线50码的位置。弓箭手们纷纷捡起前面落在地上的箭矢,再次返还给对手。不甘心继续坐以待毙的兰开斯特军,忍不住开始了绝命冲锋。

图片 24

兰开斯特人的冲锋 险些击破约克军的阵线

埃塞克斯指挥的兰开斯特左翼,首先冲上去和富康伯格的约克右翼扭打成一片。两伙人用剑、双柄斧和戟对砍,不少人被直接掀翻在地。萨默塞特指挥的中路接着杀到,他们在近距离内又遭遇了对面长弓火力的一次近距离射击,不少人缺少优质护甲的弓箭手和平民步兵损失很大。其他人却顾不得帮助他们,义无反顾的踏了过去,和爱德华分队的士兵混成一团。兰开斯特一方虽然损失已经远远大于约克军,但因为人数上的优势,还是给约克的阵线造成了巨大冲击。要不是约克军在之前的弓箭射击中占到太多便宜,他们的战线可能已经被猛攻的兰开斯特人撕裂。

图片 25

兰开斯特的右翼埋伏骑兵 差点击溃约克人的左翼

但最为糟糕的还是沃里克的左翼部队。由于之前的持续前进,他的分队已经离开了原先的位置。当珀西的兰开斯特右翼部队冲上来与他们肉搏时,埋伏了很久的鲁斯率领兰开斯特骑兵,顺利的从侧后方杀了过来。在兰开斯特右翼的步骑配合打击下,沃里克的左翼节节败退,一些丧气的士兵甚至已经丢掉武器逃跑,整个分队危在旦夕。

关键时刻,爱德华从中路的血腥肉搏战中脱身,迅速带着预备队赶往就要崩溃的左翼。国王和援军的出现,让渐渐不支的左翼士气大振。爱德华就这样稳住了局面。这一路的士兵重新向着西面组成了防御队列。

图片 26

战场上的爱德华与沃里克

3小时内,大批带着贵族血统的战士与他们的平民同僚一起血洒战场,很多人在跌倒后再也没能站起来。血水与汗水的味道混在了一起,在这个“空间狭小”的地方“发酵”出令人作呕的战争气息。由咒骂与嘶吼拼揍而成沙场进行曲,回荡在整个战场。双方的体能都已经过了极限,唯有依靠意志力在咬牙坚持。

图片 27

诺福克公爵的到来 扭转了约克人的不利局面

最终,胜利女神的天秤在中午再次倾向了爱德华一边。姗姗来迟的诺福克公爵和他的5000东部援军,突然出现在了战场上。他们沿着伦敦去往北方的罗马大道赶来,进入战场后,直接攻击了兰开斯特左翼部队。这一重击让后者的意志力彻底崩溃。接着,连环效应从左到右影响了全军。兰开斯特军队在一瞬间被击垮了。他们丢盔卸甲的向后方奔逃,结果又被追兵从身后射来的箭矢击倒。侥幸逃到北面的残兵,还需要涉水渡过库克河。结果是下水的逃兵,再次被约克人从高处射下的箭矢击杀。河面上很快出现了一座可怕的尸体浮桥。

图片 28

兰开斯特人在约克军队的追杀下 死伤惨重

约克人又马不停蹄的一路向北,将留守在营地和约克城里的兰开斯特人也一并杀死。42名在战场上被俘或者投降的兰开斯特贵族军官,也被约克人处以极刑。夺回约克城的爱德华终,终于见到了父亲和弟弟头颅。由于一直悬挂在城头,已经开始腐烂。现在这些悬挂首级的位置,全部被兰开斯特家族的战死者替代。

图片 29

不少兰开斯特家的军官被就地处决

10小时后,陶顿战役的全部战斗才宣告结束。约克家族新国王爱德华四世的率领下,完成了自玫瑰战争开始以来,最大的胜利。萨默塞特公爵和艾克塞斯公爵侥幸从乱军中逃脱,追上了由约克郡向北逃跑的亨利六世与玛格丽特。一行人直接逃亡苏格兰避难。其余的残存势力,也都纷纷退回了自己在北部和威尔士地区的老巢,无力再战了。

也是在这一天里,两军共有28000人被杀。3月29日也成为了英国历史上,单日死亡人数最高的一天。玫瑰战争也由于约克家族的胜利而暂时告一段落......(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金沙游戏首页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陶顿大决战:中世纪英格兰的最大规模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