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此地,孙权建城,李鸿章卖米,若非毛泽东的一

- 编辑:金沙游戏平台-金沙游戏官方网站 -

此地,孙权建城,李鸿章卖米,若非毛泽东的一

原标题:此地,孙权建城,李鸿章卖米,若非毛泽东的一封信,它就是安徽的省会了

图片 1

以县城而成区域重心的,除了上海,便是芜湖了,都是长江边的城市,而如今的差距让人哀叹。

所谓繁华和没落,芜湖都经历过,甚至在50年代成为安徽省的命运会,却被毛泽东的一封信而夭折。

芜湖,古名鸠兹,意为鸠鸟滋生的地方。又因为古时地界多有河湖,而湖中多有芜草,“蓄水不深而生芜藻”,故有芜湖。

芜湖市是建国后在原芜湖县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历史久远,两千余年。

古时是重要的通衢商埠。现在是横跨在长江上的江城。

图片 2

芜湖之名起于汉武帝,孙权建城,繁华千年

《左传》:“鲁襄公三年(公元前570)楚子重伐吴,克鸠兹。至于衡山。”此处衡山是当涂县的横山。而鸠兹城址则位于水阳江南岸一带侵蚀残丘向北延伸的尽头。

依水而居,随之为城,这就就是2000年前的芜湖前身,如今,在芜湖市区往南40公里处。

此段水阳江当时称为中江,西连长江,东通太湖,为一条重要的东西交通水道。

鸠兹是控制中江的一个渡口,位置相当重要。公元前109年即汉武帝元封二年,鸠兹设县,易名芜湖,此乃早期的芜湖城。

芜湖作为联结南北的城市,又是水陆交通的要道,在南北大融合的时代里,它也彰显出自己的地位。

如今的芜湖城,最初建城的是孙权,芜湖设县以后经两汉时期的发展,到三国时因战争频繁,芜湖地位日显重要。

吴国地处江东,以长江为天险与曹魏对峙。但其主要城镇距长江较远,为了适应军事上的需要,孙权将芜湖县治由鸠兹西迁今天的芜湖城所在,成为今日芜湖市最老的城区。

东晋时期,芜湖已成为临江重镇。大将王敦在鸡毛山屯兵筑城驻守,故有“王敦城”之称。

两宋时期,全国经济重心逐渐南移。为促使农业的发展,大兴筑圩,大片湖沼变成良田。

在芜湖地区修筑了政和圩、行春圩、陶辛圩和万春圩等。农业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手工业和商业的兴起,城区也迅速扩大,芜湖成为当时沿江的一座名城。

明代芜湖的经济又逐步恢复发展起来,各地商人和工匠纷至经营各业,以染浆业和炼钢业尤为发达,南北货物汇集。

明万历三年芜湖再次筑城,大部分与宋城重合。才有了今天的芜湖。

清代200多年间,芜湖商业同手工业不断发展,成为新兴的工商业城市,沿青弋江到江口形成商业中心地带,号称“十里长街”,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

图片 3

英国人建租界,李鸿章卖米,最繁华城市之一

“在芜湖的江边,曾经有一块特别区域——租界,1878年,英国驻芜湖领事达文波向芜湖关道刘传缜提出开办租界。”

芜湖因交通位置和经济条件重要而成为帝国主义经济侵略的重要据点之一。光绪二年(1876)《中英烟台条约》将芜湖列为通商口岸之一。

清政府唯恐得罪洋人,把水文、地域条件良好,便于建港、泊船的优良江岸拱手让给洋人。

经实地勘察,南起陶家沟,北抵弋矶山,西自沿江,东连普潼山脚之地,为通商租界。

接着美、俄、法、日等帝国主义相继侵入,又于1902年将南起陶沟,北至弋矶山,东至普潼山,西至长江岸边的46.5公顷土地划为公共租界。

租界划定后,列强先后在租界内修筑5条东西走向的马路,从一马路一直命名为五马路。

如今,租界和“洋”地名也同外国殖民者一道,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大量洋货涌进芜湖市场,既严重摧残了传统的民族工业,又刺激了商业的畸开发展,同时大量粮食、农副产品及矿产原料被廉价掠夺运走。

他们在租界内修马路,建码头、仓库、堆栈、楼房,开办教堂、医院、学校等,使芜湖市区由青弋江两岸一带向西北沿长江右岸发展,扩大了市区范围。

开埠通商以后,由于地理、经济条件和李鸿章为代表的官僚买办采取政治手段等,使米商云集芜湖开设米号,米市中心遂由镇江迁来芜湖,并发展成为全国著名的四大米市之一。

每年“经芜湖输出之米粮数五六百万石至一千万石”,有“堆则如山,销则如江”之说。

同时官僚买办资本及民族资本开办了“裕中纱厂”、“明远电厂”、“益新面粉厂”等新式工厂及其它一些小工厂。

由于经济的畸形发展,老城区与外国租界之间的大片空地辟为新的街道,使市区进一步扩大。人口由1745年的1万多人增加到1915年的10万多人。

芜湖之繁华,虽然不胜上海、南京,却成了中国近代繁华城市之一。远超安庆,遥遥领先在安徽之首。

图片 4

经济领先,它差点做了安徽的省会

民国时期,安徽的督军柏文蔚是孙中山的好友,也是革命党的重要城市。

他对芜湖的经济建设和发展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对芜湖的建设提出了许多战略构想,将芜湖建成内河商埠和近代化工业基地。

他所提出的中国六大商埠,芜湖就是其中之一。

其实,在20世纪50年代,安徽的不少省领导都感觉到了合肥的诸多局限性,有把省会迁到条件较好的沿江城市芜湖的想法。

甚至已经将省会迁移的申请递交到中央。

为了“断绝”这种想法,使安徽的领导们安心建设合肥,1958年,毛主席利用视察安徽和为新建立的“安徽大学”题校名的机会,以书信的形式向当时的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明确了他不同意把省会迁到芜湖的态度!(这封信现雕刻于安徽大学校本部南门背面的墙壁上)。

曾希圣同志: 校名遵嘱写了四张,请选用,沿途一望,生气蓬勃,肯定是有希望的,有大希望的,但不要骄傲,以为以为如何?合肥不错,为皖之中,是否要搬芜湖呢?从长考虑,似较适宜,以为如何? 毛澤東 一九五八年九月十六日。

那时,毛主席为何执意要将合肥作为省会:

建国之初,长江以南地区的很多地方都有匪患,西南地区尚未平定,再加上台湾岛上的国民党蒋氏集团一直叫嚣着反攻大陆。

安徽地处长江咽喉地带的战略要冲,把省会放在一个长江沿线的城市有着很大的战略安全隐患,如果像武汉和南京这样的沿江战略重镇失守,敌人依靠长江便利的交通条件,顺水而至,极有可能在一天之内拿下两个省会城市。

从一定意义上说,合肥能成为安徽省会主要是“军事政治”的产物,而并没有多少经济发展上的考量!

但是正这一考虑,安徽彻底地将自己定位变成了内陆省份,对于安徽的发展来说,让人有几分心疼。

而芜湖也错过了最重要的历史时机。

徽脸文化

“以人物带动人文,用文章传递文化”,徽脸文化,致力于发扬安徽文化,宣传安徽人物。为徽文化代言,打造安徽文化第一微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中世纪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此地,孙权建城,李鸿章卖米,若非毛泽东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