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新西兰女宰相”克拉克的故事:一篇文章让你

- 编辑:金沙游戏平台-金沙游戏官方网站 -

“新西兰女宰相”克拉克的故事:一篇文章让你

无所畏,即使不是春天,也是春意浓浓。无所畏的克拉克,迎来的不是春天,却是最伟大的新西兰人的桂冠。 私人档案 中文名:海伦·伊丽莎白·克拉克 出生地:新西兰汉密尔顿 英文名:Helen Elizabeth Clark 出生日期:1950年6月26日 国籍:新西兰 毕业院校:奥克兰大学 人物简介 克拉克于1971年加入新西兰工党,1978年起任工党全国执行委员会委员,1993年起任工党领袖。1981年,克拉克当选为新西兰议会议员,后历任新西兰政府住房部长、资源保护部长、卫生部长、劳工部长和副总理等职。1999年11月,克拉克出任新西兰历史上首位女总理,连任至今,并兼任艺术、文化和遗产部长、行政服务部长、安全情报部长和通讯安全部长。 即将结束回国度假的海伦·克拉克女士接受了朋友们给她的最后一个礼物:一个温馨的60周岁生日派对,晚上,她就要登上飞往纽约的飞机。在120人参加的私人派对里,有工党领袖Phil Goff、工党国会议员、工党的支持者以及她的朋友们。 参加派对的还有一个着名的俄罗斯乐队、新西兰歌手、着名电影制作人等。 对于海伦来说,这是一个异常繁忙的假期,她的所有行程从她回国的那一刻起,就暴露在媒体之下,也许,这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所不能避免的。 派对在昔日同僚Chris Carter的家里举行,身着轻松休闲服装的海伦和她的丈夫皮特·戴维斯,准时出现在派对现场,满面笑容地接受朋友们的祝福。 海伦·克拉克的脸上挂着轻松地微笑,说她很享受跟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光。并表示了对工党的一贯支持,以及对这个队伍的信任。她同时对她的假期非常满意,看望了很多亲人,参加了各种各样的活动。 时光在慢慢流逝,歌手用夜莺般的歌喉唱起了歌,乐队奏起《祝你生日快乐》歌,宾客们随着音乐哼起了曲子,那一刻,在海伦·克拉克的脸上,流露出的是感动以及留恋。 在这个时刻,是属于海伦·克拉克难得而美妙的私人时刻……

1、克拉克的传奇人生

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引起媒体的强烈兴趣。她总是亲自拎着两个黑色大提包,像个女教师。同样被媒体寄予了浓厚兴趣的还有她的学者丈夫彼得·戴维斯。 克拉克于1950年2月26日出生在新西兰密尔顿市一个富裕的农场主家庭,她是四姐妹中最小的一个。还在克拉克很小的时候,父亲便把她送进了离家很远的寄宿学校读书,让她过独立的生活。克拉克后来说,她刚进入寄宿学校时,见到同学们非常害羞,说话时声音都怕说大了,胆子很小。一段时间后,似乎改变了许多,尤其是胆子变大了,还能在班上参加演讲。克拉克一直在寄宿学校读到高中毕业,并以良好的成绩顺利考入奥克兰大学。在奥克兰大学,克拉克攻读政治学,兼修文学,在这里获得了政治学学士学位后,开始攻读文学硕士并取得了学位。因为成绩优异,克拉克被留在奥克兰大学任教,时间长达8年之久。克拉克是在担任讲师期间开始步入政坛的。 克拉克很早就对政治情有独钟,在担任奥克兰大学讲师期间,就开始步入政坛。虽然克拉克的父亲思想保守,并不同意女儿从政,但是克拉克从政的决心已定,她不顾父亲的反对,一心去实现自己的政治梦想。她的父亲持右翼观点,支持越战,她的观点与父亲相悖,为此,她甚至不惜跟父亲大吵了一架,然后冲到街上去参加反对越战的游行。 早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她就开始积极投身于各种政治活动。她在读中学时,经常参加新西兰民众反对美国出兵侵略越南,以及反对外国在新西兰建立军事基地等游行活动。随后,克拉克还在一些民间的反对南非种族隔离的群众组织中担任了领导角色。由于克拉克的行动及其政治观点正好与新西兰工党的政治主张一致,不久她被新西兰工党看中。进入工党后的克拉克工作很出色,迅速成为工党的一员大将。 克拉克1971年加入工党,曾任工党执委和青年委员会主席等职。她代表劳工党参加了分别在1976年、1978年、1983年和1986年举行的社会主义国际和国际妇女社会主义大会,1981年在悉尼举办的亚太社会主义组织协商会谈和1991年在悉尼举行的社会主义国际领导会议。 克拉克将大量的时间花在为新西兰劳工党勤奋工作上。她从1978年起到1988年9月期间,在其党内担任新西兰的行政工作,并从1989年4月起再次回到同一工作岗位。她一直是劳工青少年理事会的主席、劳工党奥克兰地区委员会的行政人员、劳工妇女委员会的秘书和法规委员会的成员。 自从克拉克1981年进入议会后,她作为工党在议会中的一名要员常出现在议会里,那时的克拉克浑身都闪烁着才华与智慧的光芒。在议会中,她以善辩和谈锋犀利而闻名。那些非工党的议员们最怕这位年轻女议员,因为他们每次在与克拉克的对垒中,总显得不堪一击。在工党内部,克拉克也是以胆大且又敢讲真话而出名,对一些损害国家和民众利益的贪赃枉法行为,她从不留情面。正因为如此,她所领导的工党能得到广大民众的拥护,从而使工党在民众中树立了很高的威信。在朗伊·道格拉斯所领导的政府中,克拉克曾是一个重要的角色。 1987年,克拉克先后出任朗伊政府的住房部长和环境部长。那时的克拉克虽然受到朗伊的重用,但她对朗伊所推行的改革并不赞成。她曾公开说,朗伊·道格拉斯的经济政策给新西兰造成了“巨大痛苦”,工党的自由市场改革是一个“极大的错误”。一手提拔过克拉克的朗伊并不喜欢她这个讲话不留情面的部下,曾多次说过,克拉克这个人“很枯燥”,是个好发火的“易燃物”。然而,正是克拉克这种无所畏惧的性格,进一步提高了她在党内的威信。当朗伊在1989年引退后,克拉克在党内的地位进一步提升,并很快成为工党的副主席、政府的副总理。在她49岁时,成为新西兰历史上第一个通过选举上台的女总理。 克拉克辩论言辞犀利,工作作风强悍泼辣。克拉克兴趣广泛,喜欢读书、旅游等,平时喜爱古典音乐,电影,戏剧,歌剧和体育运动。她特别喜欢登山运动,尽管她是个喜欢与人交际,但孤独的登山运动与之弥补。她的丈夫彼得·戴维斯博士是一位研究公共医疗保健的教授。 1999年11月,克拉克出任新西兰历史上首位女总理,连任至2008年11月,并兼任艺术、文化和遗产部长、行政服务部长、安全情报部长和通讯安全部长。2009年4月,联合国大会正式通过克拉克担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的任命。成为了UNDP的第一位女性领导人。 在成为UNDP署长之前,克拉克曾连续9年担任新西兰总理。期间,新西兰成功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降低了失业率,获得了大量的卫生和教育上的投资,提高了人们尤其是老人的生活水平。不论是新西兰总理时期还是UNDP署长时期,她都致力于推动可持续发展和解决气候变化问题。

2、克拉克的政治道路

1981年,克拉克正式进入政坛,成为了工党候选人,角逐中奥克兰阿尔伯特山选区的议会席位,并成功进入议会。在此后的6次大选中,克拉克一直牢牢地掌握着这个席位,成为新西兰议会中当议员时间最长的女性,并被人们亲切地称为“议会之母”。 作为工党在新西兰地方议会中的一名要员,克拉克浑身都闪烁着才华与智慧的光芒。在议会中,她以善辩和谈锋犀利而闻名。那些非工党的议员们最怕这位年轻女议员,因为他们每次在与克拉克的对垒中,总显得不堪一击。 1984年,在新西兰全国选举中,工党痛击了国家党获得大选胜利,克拉克也由此进入政府内阁,担任议会中负责外交事务的特别委员会主席。当时政府的激进作风让大多数观察家都大吃一惊,克拉克本人也不例外。 工党夺得新西兰领导权后,就解除了对金融领域的管制,并在众多经济领域里大力推进改革。这些政策在当时的工党内部也引起了深刻分裂。 在1984年到1987年这一届议会中,克拉克推动新西兰在外交政策方面作出了巨大的改变。她大力推动核裁军。1981年,她曾说:“只有当普遍存在一种必须进行裁军的想法时,核裁军才会真正到来。我希望看到新西兰,作为一个相关国家,在鼓舞可能进行核裁军的国际气候中发挥积极作用。” 在克拉克的努力下,新西兰先是宣布自己是无核国家,接着又开始寻求在国际舞台上和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中更加独立的姿态。当时,新西兰禁止美国的核动力船只访问新西兰,从而导致了新西兰与美国出现裂痕。20年以后,新西兰与巴西、墨西哥以及其他联合国成员国一起,组成“新议程联盟”,为推动世界核裁军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1986年,由于在推动国际和平和裁军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克拉克被丹麦和平基金会授予年度和平奖。她是获得该奖的第三位政治家。 从1990年的10月到1993年的12月间,反对党执政后,克拉克成了工党党首助理、卫生部和劳工部的反对党发言人,并且是社会服务特选委员会和劳工特选委员会的成员。克拉克人气渐渐旺盛,以致功高盖主,致使工党党首迈克尔·穆尔相形见绌,很快,克拉克水到渠成地取而代之,成了工党新一任主席。 1996年,克拉克首次领导工党参加新西兰大选,结果出师不利,以微弱比分败北。1999 年,在新一轮的选举中,她所带领的工党在大选中赢得了120个议会席位中的49个,重新夺回了执政党的地位,49岁的克拉克也一举成为了新西兰历史上第一个通过选举上台的女总理。她也是新西兰的第二位女性总理。当年,新西兰第一位女总理珍妮·史普莉是在中期党内领导权之争后获得执政权的。 克拉克将大量的时间花在为新西兰劳工党勤奋工作上。她从1978年起到1988年9月期间,在其党内担任新西兰的行政工作,并从1989年4月起再次回到同一工作岗位。她一直是劳工青少年理事会的主席、劳工党奥克兰地区委员会的行政人员、劳工妇女委员会的秘书和法规委员会的成员。她代表劳工党参加了分别在1976年、1978年、1983年和1986年举行的社会主义国际和国际妇女社会主义大会,1981年在悉尼举办的亚太社会主义组织协商会谈和1991年在悉尼举行的社会主义国际领导会议。 1981年代表奥克兰阿尔伯特山选区被首次选进新西兰国会,她成了那次选举中四位进入国会的女性之一。那时她是第二位被选为奥克兰选区候选人的女性和新西兰历史上第十七位被选进国会的女性。在她的首次任职期间,她成为法规修改委员会的成员。在她第二个任职期,她主持了国外事务、裁军和军事控制特选委员会,后来这两个委员会在1985年与防御委员会合并成一个单一的委员会。克拉克在由劳工党大卫·郎伊、杰弗雷·帕默尔和麦克·摩尔组成内阁中任职,先是房屋和资源保护的部长,后是卫生部的部长,再后来是副总理。她在1990年代国家党由吉姆·博格尔和詹妮·史普莉管理时期成为反对派领导人。克拉克从1987年的8月至1989年的1月间担任资源保护部的部长。她从1987年的8月至1989年的8月是房屋部部长。她在1989年的1月成为了卫生部部长,并在同年8月成为劳工部部长和国家副总理。她主持了社会平等委员会,同时是内阁政策委员会的成员、内阁行政委员会的成员、内阁经济发展和雇佣委员会的成员、内阁支出复查委员会的成员,内阁国家机关委员会的成员,内阁荣誉颁发和旅行委员会成员和内阁国内及国外安全委员会的成员。 从1990年的10月到1993年的12月间,克拉克是反对党的领导助理,卫生部和劳工部的反对党发言人,并且是社会服务特选委员会和劳工特选委员会的成员。克拉克在1993年12月1日成为了反对党的领导人。 当新西兰劳工党在1999年的大举中成为执政党后,克拉克也成为新西兰的第二个女性总理和第一个在一次选举中就赢得执政权的女人。前一任女总理,珍妮·史普莉是在中期党内领导权之争后获得执政权的。 在2005年的大选之前,克拉克同时也是国家总理、艺术、文化和历史遗产部的部长,并对新西兰安全情报服务及各国家部门服务负责。她的职权范围包括了社会政策和国际事务。 作为劳工党的领导人,她成功与联盟党这一少数党派联合组成了政府。这一与联盟党的合作在2002年崩溃瓦解,导致了提前选举和与吉姆·安德顿领导的改革党的联合(2002年并获得了来自联合未来党的国会席位支持和信心,以及绿党的“善意”)。到了2005年,与改革党的联合执政重新进行了调整,通过许诺给予支持的党派内阁以外的部长级职位后,劳工党获得了新西兰第一党和联合未来党的支持和信心。

3、克拉克连任三届新西兰总理

自新西兰1996年引进德国式的议员名额分配制度之后,一个政党要单独赢得议会多数更为困难。对克拉克来说,连任不是问题,因此她毅然利用自己的高支持率,宁愿用提前大选来作一次冒险。传媒纷纷预测她可能无法赢得多数反而导致一个不稳定的联合政府产生,但克拉克还是与共同执政两年多的绿党“离婚”,转而与进步联盟党牵手投下了赌注。 无论大选结果如何,这次政治冒险足以说明克拉克的野心——她正在一步步改写新西兰政坛“男性俱乐部”的历史。充满信心的克拉克在该国最大城市奥克兰说:“能够领导30年来首个对选民信守承诺的政府,我很自豪。因此,我认为我们还能再次领导新西兰。” 这位前政治学讲师自从1981年跻身政界,一开始就以工作狂的风格赢得“情感学者”的称号。她有一种惊人的能力,能在和别人辩论时滔滔不绝地引用无数事实与数据,以至别人把她叫做“什么都管部长”。澳大利亚政治分析家麦金利评论说:“克拉克是那种令人敬畏的政治家。”在国际政治圈,她独特而富于魅力的风范,也吸引了众多媒体的关注。 身处政坛几十年,克拉克经常遭到各种评论和攻击。对于各种指责,她只有一句回应: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新西兰最大的反对党国家党把克拉克描绘成为一个权力欲望过强的女人,指责她总想牢牢控制政府内的每一块领地。克拉克反唇相讥,斥责国家党造谣生事,捏造与她有关的性丑闻。她在一本授权别人所着的传记中说:“我最恨的就是国家党,他们都是些惹人生厌的家伙。” 2002年7月28日,新西兰议会选举正式结果公布,由克拉克总理领导的新西兰工党在国会120个议席中赢得52个席位,克拉克由此成为新西兰历史上第一位赢得连任的女总理。半个月后,克拉克联合进步联盟党组成了新一届联合政府。 克拉克曾在文章中说,她成为一名职业政治家,首先是出于天性,但也同新西兰宽松的政治人文氛围息息相关。她从来无须掩饰自己的政治理念和理想,也很少感到政坛对于女性的偏见和阻碍。反而因为她的性别,得到选民和同仁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不过,在新西兰政坛上,女性并未得到特殊“照顾”。任何“关照”的做法反会遭到她们的反感。在一次竞选中,反对党的一位领袖曾表示,因为克拉克的性别,他只能在辩论中“礼让”一些。闻听此言,克拉克立即回应说,新西兰妇女在政治上同男性一律平等,所谓“礼让”,并非对女性的尊重。 在克拉克的领导下,新西兰制订了果敢的外交政策,保持无核状态和拒绝在没有联合国的批准下加入对伊拉克的入侵行动便是证明。在2000年,劳工党国会议员克里斯·卡特尔调查她的一名内阁同僚,毛利事务部长多维尔·萨缪尔斯的背景。卡特尔在彼特·耶利奇的留言机上留下一条讯息,询问关于萨缪尔斯的资料。当留言机上的信息在媒体上被公布后,克拉克对耶利奇进行人身攻击,把他叫做一名谋杀犯。而耶利奇此前曾被判有杀人罪,于是他将克拉克以诽谤诬蔑罪名告上法庭。克拉克使用了公家的钱与耶利奇先生在法庭上解决了问题。在一份新闻稿中,行动党党魁理查德·普瑞博称这一解决方案是2万新币的对于诽谤诬蔑的赔偿,和3万5千新币的保密费。克拉克在一个慈善义卖上在一位她的工作人员画的油画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在被披露出这幅画不是她亲手所绘后,一位工作人员将油画撤下并且捣毁。最广为人知的事件发生在2004年,负责护卫她的警察、外交护卫队和部长服务人员在从提玛鲁赶往基督城机场的行列前进中,超速行驶达172公里/小时,以保证克拉克能够及时地赶到并参加在惠灵顿举行的橄榄球比赛。结果一些警察和部长的服务人员被判定为驾车违章。克拉克为她自己开脱,说她当时并不知道车辆超速,她也没有在超速这一决定上做出任何影响或是决定。然而一位目击证人在法庭上作证时,描述当时的克拉克浏览着四周的风景,显得很享受当时的旅程。自几个月前起,有人开始对克拉克有可能的双重标准问题提出了批评:当她的部长面临不适当的行为嫌疑指控时她挺身为其说,而当其他的部长面临类似问题时,她却不提供来自其总理身份的帮助。 克拉克自从担任新西兰总理以来,一直很注重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因此,近些年来,中新两国间的高层领导人频频互访和会晤。克拉克在许多场合还特别强调,中国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国家”。2005年6月,克拉克率团访问中国时,她告诉媒体说,1985年,当她出任新西兰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时,曾做过关于新西兰与中国关系问题的研究,她之所以选择这一课题,其指导思想就在于发展两国关系。那时,尽管两国之间有一些官方访问,也有一些商人试图进入中国市场,但双方接触的面还是很小的。 在此后的20年间,改革开放中的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新西兰和中国的关系也有了飞速发展,两国关系的密切,除了体现在频繁的高层互访外,还体现在两国经贸、教育和旅游等领域里的合作上。克拉克那次在北京的三天暂短工作访问,除了会晤中国领导人外,还在两个公开场合露面,并发表重要讲话。一个场合是商界的午餐会,另一个是新西兰中国同学网的成立仪式。借此机会,克拉克总理介绍,在过去的五年中,新西兰对中国的出口额翻了一番。中国现今已成为新西兰的第四大出口市场和第四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超过35.5亿美元。中国派往新西兰的留学生,至2006年4月已超过2.3万人,中国目前仍是世界上留学新西兰人数最多的国家。据新西兰外交部长菲尔戈夫透露,中国留学生对新西兰的经济贡献,每年超过了7亿美元。自从1997年新西兰成为“中国公民旅游目的地国家”以后,如今,中国已成为新西兰第六大游客来源国。2006年4月,温家宝总理访问新西兰时,克拉克再次向温家宝总理表示,中国是迅速发展中的大国,在地区乃至世界上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加强同中国在广泛领域的合作符合新西兰的利益,中新合作也有利于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发展。新西兰从战略高度看待和发展新中关系,希望成为中国全方位的合作伙伴。克拉克还重申,新西兰政府恪守一个中国的政策,反对以任何方式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活动。 克拉克不仅注重发展同中国的友好关系,还非常喜欢中国文化。2005年6月4日,克拉克总理在日本参观爱知世博会时,特地参观了中国馆,并兴致勃勃地为当天在爱知世博会开幕的海南周剪彩。那时在中国馆大厅的生命之树主展区,阳光女孩乐队正演奏着《大自然之声》和海南乐曲《请到天涯海角来》,克拉克被这优美的乐曲所吸引,尤其对中国民族乐器二胡特别感兴趣。她感叹道:“能在两根弦中奏出如此妙的音乐,真是太奇妙了。”2006年的农历春节,这位新西兰女总理以主人的身份,将数百名各界华侨华人请到议会厅,向他们表示祝贺。那天,议会厅内欢声笑语,华人小朋友组成的舞狮队穿梭于大厅之中,向大家拜年。悠扬的音乐声中,克拉克总理一身红装,用汉语向华侨华人说:恭喜发财!祝大家新年快乐!

4、克拉克鲜为人知的私生活

新西兰总理克拉克是一个富裕农场主的女儿,曾经担任政治学讲师。在跨入新西兰政治圈子后,克拉克迅速崛起成为一位政坛女杰。批评者认为她缺乏过人的个人魅力,但丰富的学识使她浑身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克拉克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引起媒体的强烈兴趣,她总是亲自拎着两个黑色大提包,颇有“学者风范”。她的丈夫彼得·戴维斯是一位研究公共医疗保健的教授,满脸大胡子,平时总是西装革履,略显腼腆。2001年春天,克拉克偕丈夫到上海出席APEC会议,彼得·戴维斯儒雅的风度给上海医学教育界的同行留下了深刻印象。记者发现,彼得“在一帮女士圈子里有些不好意思,总是一会儿笑笑一会儿便低下了头”。他在英国、澳大利亚、美国和荷兰都当过多年的访问学者,卫生服务和相关方法论与指标的研究是他的专长。但即使是这样一位腼腆的“学者型”第一丈夫,也免不了招来议论。2001年3月,有人指责彼得曾给克拉克的高级私人秘书发了封电子邮件,要求将自己的好友提拔为健康部门的官员。媒体抓到了这条新闻,自然不肯轻易放手,甚至还指责彼得是走总理府的“后门”。面对指责,克拉克非常气愤,她认为自己的丈夫是个学者,他不可能有什么政治阴谋,这是有些人在对她的家庭进行恶意诽谤。她的秘书也出面澄清,说是自己要求彼得推荐人选。 克拉克每天工作在首都惠灵顿,而她和她丈夫住的房子却在北方的奥克兰。她的住宅就位于普通的居民区,又靠近马路,还没有警卫,她在奥克兰的那栋房子经常被反对者扔酒瓶和鸡蛋。还有些人总喜欢捕风捉影来捉弄克拉克总理。一次,就在她将要连任之前,有人揭发克拉克沽名钓誉,说她指使自己的下属替她作画,然后署上自己的名字,捐给慈善机构去拍卖。此事一传开,顿时弄得媒体沸沸扬扬,她的政敌拍手叫好。克拉克忍下了一口气,一直等到有关部门调查之后,才知道此事是她的一个部下背着她干的。 同时,克拉克还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人,与彼得·戴维斯结婚后,按照西方人的传统,女人都要从夫姓,她却没有这样做,一直保持自己原来的姓氏。克拉克为了她喜爱的事业,居然至今都没有要孩子。出于对妻子的爱,她的丈夫彼得也乐意如此。 克拉克不仅有着自己成功的事业,更有自己的业余爱好。她是一位非常热情的球迷。她还热爱登山运动,1991年,克拉克登上了非洲最高峰,海拔5895米的乞力马扎罗峰,她把此举描述为自己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之一。2001年1月,她又登上了海拔6000米的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她甚至宣称:“总有一天,我会去攀登珠穆朗玛峰。”因此有人评论克拉克说:“她不仅是一位在仕途上永攀高峰的人,也是一位在生活中永攀高峰的人。” 克拉克酷爱文学艺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样一位严肃锐利的女政治家声称,她最爱的小说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百年孤独》。她对戏剧和音乐的热爱在她担任艺术、文化和遗产部长的时候得到了反应。她还非常热爱运动,对于徒步远足以及滑雪有着极大的热情。在克拉克的感染下,她的孩子以及丈夫也经常进行高山滑雪。即使是在她出任总理以后,她也不忘不时抽空前往非洲和南美洲登山。 克拉克把自己称为是“贪婪的阅读者”。出于对戏剧的热爱,她甚至还童心大发地在一出童话剧里扮演了上帝的角色。她追捧好莱坞影星汤姆·克鲁斯。在汤姆·克鲁斯来新西兰拍片之际,她甚至亲自赴片场探班,称赞汤姆·克鲁斯是亲切、年轻又具吸引力的男人。还有一次,她在奥克兰观看演出后一时兴起,甚至跑到剧院后台去为一名她喜欢的演员系上裙扣。 政坛女强人克拉克还是一位非常热情的球迷。2004年7月,为了赶上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之间的一场橄榄球比赛,克拉克的车队不惜违规超速行驶,速度一度达到每小时200公里,结果因此遭到了国内反对党的强烈批评。最广为人知的事件发生在2004年,负责护卫她的警察、外交护卫队和部长服务人员在从提玛鲁赶往基督城机场的行列前进中,超速行驶达172公里/小时,以保证克拉克能够及时地赶到并参加在惠灵顿举行的橄榄球比赛。结果一些警察和部长的服务人员被判定为驾车违章。克拉克为她自己开脱,说她当时并不知道车辆超速,她也没有在超速这一决定上做出任何影响或是决定。然而一位目击证人在法庭上作证时,描述当时的克拉克浏览着四周的风景,显得很享受当时的旅程。 1999年,一起涉及克拉克与新西兰负责毛利族事务的部长多佛·萨缪尔的性丑闻一时间在新西兰政坛闹得沸沸扬扬。不过,久经风雨的克拉克不为所动,她任由媒体炒作,最终以清白之身,经受住了丑闻的考验。事后,克拉克严厉指责说,新西兰的政治正在“美国化”,像美国政坛那样乐于捕风捉影的攻讦政敌,她以一贯的直率作风毫不掩饰地痛斥反对党“肮脏”。 每当新西兰大选临近的时候,克拉克就会开始化妆。被反对党国家党尖刻讽刺为“老处女”打扮的克拉克会把头发弄得更时尚一些,再抹上一点腮红。她的顾问总是建议她软化一下自己那种看起来很有控制欲的严厉知识分子形象。不过无论怎么掩饰,这位新西兰政治女强人看起来变化都不是很大,伴随着她那颇具穿透力的严厉眼神,2005年9月17日,克拉克领导工党在议会选举中再次胜出,赢得了组建新政府的优先权。这是克拉克多年来参加的第10次竞选活动了,也是一场胜负只在一线间的竞选。从1999年,她首次担任总理的时候开始,新西兰经历了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增长——1999年—2004年里一直保持每年5%的经济增长率。工作一丝不苟的克拉克也由此成为新西兰历史上最受欢迎的领导人之一。 不过,她的第二个任期也并非完全一帆风顺,她那种过分自信的领导风格也备受抨击。反对党国家党猛烈抨击了政府的管理不善,以及在税收等问题上的立场。尽管在过去5年中,经济增长率累计超过了20%,家庭收入却只增长了11%。那些工薪阶层感到,他们的生活没有改变,尤其是在邻国澳大利亚的同期平均薪酬增长了30%的情况下。 在2005年5月初以前,克拉克的中左政治联盟一直在民意调查中遥遥领先,但是5月份,当政府宣布取消减税的时候,情况开始改变。随着反对党国家党承诺,一旦大选获胜,就将在2008年前将个人所得税削减39亿新西兰元,克拉克的工党支持率一路下滑,大选骤然变得势均力敌起来。但克拉克仍然处处散发出自信。最后几天中,她所在的工党在民意测验中领先反对党国家党仅仅6个百分点,克拉克依然毫不犹豫地说:“我们最没必要担心……没有B计划,只有A计划,只有我将会讨论的计划,而我只有一个重点,就是9月17日将会得到最好的结果。”2005年10月19日,克拉克如愿赢得了大选,她领导的工党与新西兰进步党组成新一届政府,她再次成为新西兰的总理。这已经是她连续第三次当选了,她创造了新西兰新的历史。 2008年大选如期而至,克拉克梦想着续写自己创造的政治神话,试图寻求第四个总理任期。 2008年8月份,新西兰审计署的一份审计报告指出,在2005年的大选中,除了进步党以外,其他的政党都涉嫌非法使用纳税人的资金用于自己在大选期间的宣传和广告费用,其严重性也以新西兰的两大主要政党——工党和国家党最甚。 8月31日,克拉克发布公开信,为工党大选的资金来源进行辩解,自此提前拉开了2008年大选的序幕。工党和国家党作为新西兰国内的两大主要政党,轮番上场为自己的政党造势。9月12日,克拉克在惠灵顿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10月3日解散议会,并于11月8日举行大选。 2008年9月初,新西兰国家党党首Don Brash的婚外恋丑闻曝光。Brash与右翼团体“经济圆桌”的第二把手、千万女富翁Diane Foreman有私情,且两人各自都有家室;这一事件对国家党的影响可谓5级地震,在国家党内,Brash的地位顿时受到了党内许多党员的质疑,一度党首位置不保;国家党陷入性丑闻的混乱之中。 但是不久,国家党就扳回一城,9月18日,《调查》杂志爆料称,工党党首、现任政府总理克拉克的丈夫是个同性恋。报纸还登出其夫与另一名同性恋男子“不正常”的拥抱和接吻的照片,看来似乎证据确凿。克拉克不顾其女强人的光辉形象,忍无可忍地骂国家党人“无耻”、“龌龊”。 国家党决心重夺执政党宝座,而工党也要继续自己的辉煌纪录。在国会里,两党之间的抨击甚至谩骂也拉开了序幕,两党党员围绕着选举资金的非法使用丑闻、两党党首的性丑闻开始了激烈的对抗,上升到了人格侮辱和诋毁。夹在两党之间的小党派们则为其所苦,不胜其烦。一些小党派议员表示,当两党的党员在国会中相互嚷嚷时,国会就像菜市场一样,根本听不到他们在吵些什么。 2008年11月8日晚,根据新西兰选举委员会公布的选举结果,由约翰·基领导的主要反对党国家党·当天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击败已执政9年的工党,赢得政府组阁权。约翰?基将出任新一届联合政府总理。工党领导人克拉克当晚承认工党在选举中失利,并向国家党表示祝贺。她还宣布辞去工党领导人职务。

5、克拉克被评选为最伟大的新西兰人

克拉克于1971年加入新西兰工党,1978年起任工党全国执行委员会委员,1993年至2008年11月任工党领袖。1981年,她当选为新西兰议会议员,后历任新西兰政府住房部长、资源保护部长、卫生部长、劳工部长和副总理等职。1999年11月—2008年11月,她担任新西兰总理,同时兼任艺术、文化和遗产部长、行政服务部长、安全情报部长和通讯安全部长。 她是新西兰议会中担任议员时间最长的女性;她是丹麦和平基金会年度和平奖获得者的第三位政治家;她是艺术爱好者,她在一次观看演出后,甚至跑到剧院后台为一名演员系上裙扣;她手上总是喜欢拎着个黑色大提包,看上去倒像一个女教师;她言辞犀利,工作作风强悍泼辣,对着反对党破口大骂“肮脏”、“无耻”、“龌龊”;她被人多次说过是个好发火的“易燃物”;她是新西兰历史上第一个通过选举上台的女总理,并连续3次当选总理;她是迄今为止新西兰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她是联合国计划开发署自1965年成立以来的第一位女署长…… 海伦·克拉克治国有方,她在任总理期间,使新西兰经历了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高经济增长期。工作一丝不苟的克拉克也由此成为新西兰历史上最受欢迎的领导人之一。 在2009年7月新西兰的一次民意调查中,前总理克拉克被选为在世的最伟大的新西兰人。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本文由中世纪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新西兰女宰相”克拉克的故事:一篇文章让你